用户名   密码     忘记密码 成为会员 会员服务
English   旧站入口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中国医药技术经济网技术管理 > 正文

商业贿赂助催药价“虚胖” 谁来买单?

来源:检察日报 录入时间:13-07-16 11:18:30 字体大小:   
  生意社7月15日讯 “在把药价推高的过程中,包括商业贿赂在内的运营成本大概占到药价的20%至30%。比如我们制造的抗乙肝药品‘贺普丁’,成本价约140元,其中就有两成到三成的运营成本。如果把这部分成本降下来,会有更多患者从中获益。”
 
  2013年7月13日,湖南长沙。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GSK中国”)副总裁、企业运营总经理梁宏对记者坦言。
 
  对于49岁的梁宏来说,6月27日注定难忘。这之前,他是著名跨国药企中国区的“四驾马车”之一,风光无限。仅一天之后,他即因涉嫌严重商业贿赂而成为警方的“座上宾”。
 
  6月27日,根据公安部部署,公安机关在北京、上海、长沙、南京等多地同步实施抓捕行动,包括梁宏在内的GSK中国区部分高管及相关旅行社的涉案人员悉数被警方控制。
 
  “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有关高管人员涉嫌经济犯罪,正在接受长沙市公安机关调查。”6月28日,这条由长沙市公安局官方微博“长沙警事”发出的消息在几小时内被转发上千次。
 
  不久后,公安部政府网站上挂出的一条公告更使GSK成为公众关注焦点。
 
  “……现有证据证明,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部分高管和相关旅行社的部分高层人员已涉嫌严重商业贿赂和涉税犯罪。”
 
  这是近年来公安部首次就某一制药公司发布的立案调查声明。
 
  然而,人们想知道的远比一纸声明更多。一个历史悠久的跨国药企,如何会与一间中小型旅行社有扯不清的关系?跨国药企在中国市场有怎样的“潜规则”?而这些潜规则中所输送的利益往来,又是怎样被转嫁到患者身上?冰山一角——
 
  既行贿又受贿,揭开跨国药企双向利益链
 
  4名高管同时被公安机关带走,这无疑是跨国医药企业界一枚重磅炸弹。值得注意的是,就在GSK中国高管被警方带走的当日,关于公司内部有“匿名举报者”的言论便几乎同时在网上散播开来。
 
  然而,据记者了解,真正使GSK中国进入公安机关视野的并非传言中莫须有的“匿名举报者”,而是上海临江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临江旅行社”)等相关旅行社。
 
  一个旅行社,不接受任何散客、散团,自2006年成立后就只与药企打交道。仅靠承接GSK中国一家药企少数几个部门的大小会议,5年间业务量已超过1亿元人民币。这本身就值得注意。
 
  近期,公安部在工作中发现部分旅行社经营活动异常,在有关部门协助下,随即部署涉案地公安机关开展深入调查,发现GSK中国及其关联企业存在重大经济犯罪嫌疑。在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公安部明确指示湖南长沙、上海、河南郑州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于6月27日、7月10日组织开展两次集中抓捕,对GSK中国的部分高管和多家旅行社部分从业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我们表面上是旅行社,实际上是GSK中国部分高管的‘黑金池’。比如,每当梁总说需要钱去贿赂某些重要人士或部门时,我就会第一时间将足额的钱给他,而他也会吩咐我,把这些钱‘在之后的会议里做掉’。有欠有还,他需要的钱从我这里提出来,我的利润随后补上,需要给梁总的‘黑钱’随时打给他,这方面我们很有默契。”临江旅行社法人代表翁剑雍告诉记者。
 
  把钱“在会议里做掉”,是翁剑雍十分擅长的“常规业务”,也是他深得梁宏信任的重要原因。
 
  作为全球知名的跨国药企,GSK中国与许多外企一样,每年有大大小小许多会议,这些会议通常分为员工内部会议和外部会议两种。根据公司规定,会务费超过2万元的会议必须通过招标的方式分给旅行社来做。这一方面是为了保证办会质量,同时也可以避免公司内部员工因动用大量资金可能滋生的腐败。
 
  然而,公司对会议的规模并无明确限制。GSK共享财务服务中心总监金人芳告诉记者,尽管公司内部的报销制度非常严格,但公司财务部门往往只能上网查验发票真伪,对于被审核部门所上报的参会人员名单却无从查证。
 
  换句话说,一个实际上只有200人参加的内部会议,上报到财务报销部门变成了500人参会,只要发票合乎规范,就很容易蒙混过关。多报销出来的款项,就成了被“洗白”的行贿款,一部分流入使用部门的高管腰包,一部分则用于行贿。
 
  2010年,已经在与GSK中国合作的过程中初尝“会务甜头”的翁剑雍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企业运营总经理梁宏。在一段时间的“磨合”后,两人在利用会议套现方面一拍即合,开始了“密切合作”。
 
  “翁剑雍最常用的手法就是采用虚报人数的方式虚开发票。”长沙市公安局办案民警介绍,5年间,临江旅行社与GSK中国约发生1.19亿元的业务往来,虚开金额近2000万元。“虚开部分最多的是在梁宏这里,他报销的会议费里有大约20%是实际意义上的行贿‘黑金’和自己收受的贿赂。”
 
  这些钱,一部分进了梁宏自己的腰包,另一部分则作为“行贿备用金”,向下逐级流入到大区销售、小区销售乃至最基层医药代表的手中,成为公司向相关部门、单位行贿的重要行贿备用金。
9 7 3 1 2 3 4 8 :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站点地图 | 友情链接
中国医药科技成果转化中心 中国医药技术联盟 《中国医药技术经济与管理》杂志主办
北京华创阳光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15329号
中国医药技术经济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8